比特战纪 > 区块链资讯 > 比特大陆 > 比特大陆上演的成王败寇之战

比特大陆上演的成王败寇之战

  11月22日,经历了三次IPO失败后,“区块链第一股”嘉楠耘智在纳斯达克成功上市。根据招股书中引用的数据,嘉楠耘智占据了全球21.9%的矿机市场。

  但矿机老大还是占据了60%以上市场的比特大陆。在2018年计划港股上市的时候,其估值达到120亿美元。

  2013年,吴忌寒和詹克团联合创立了比特大陆。根据2019胡润百富榜,詹克团和吴忌寒目前的身价分别为27亿和12亿美元。

  这本可以是一个双赢的故事。但是在今年秋天,吴忌寒在比特大陆发布内部信,宣布解除詹克团一切职务,且告知员工“不得再执行詹克团的指令”①。

  在这个捆绑着比特币价格,时刻动荡的圈子里,比特大陆在监管和谣言中,逐渐成长为一方巨头。

  但却很难计算,因为内斗,比特大陆到底耗费了多少的精力。

  吴忌寒的“愿景”

  各家媒体和央行一直提醒人们“区块链技术不等于比特币”。但不可否认的是,区块链技术从比特币白皮书中总结得来,很多人也从比特币中攫取了大量财富。

  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后,比特币正式上线,寄予着中本聪冲击美元霸权地位,解决通货膨胀,重建货币信任体系的理想。

  这个技术愿景吸引了很多人,比特大陆的创始人吴忌寒就是其中一位。为了让更多的人知道这项技术,吴忌寒将白皮书翻译成了中文。

  吴忌寒是北大经济学系的毕业生,本科期间他还曾辅修心理学。2011年,比特币价格只有0.3美元,在投行工作的吴忌寒第一次接触到了比特币。他被比特币白皮书构建的新大陆深深吸引,从此开始了他的“矿霸”成长之路。

  根据白皮书,比特币网络里的所有交易,每10分钟会被记录一次。为了鼓励更多人加入网络,中本聪规定谁先记账,谁就可以获得比特币奖励。而想要记账,就必须解出一个复杂函数。

  比特币又被称为“数字黄金”,所以通过算力比拼获得比特币的过程被称为“挖矿”。矿机,则是淘金者的工具。

  专门为破解函数设计的机器日夜空转,为了在算力比拼中胜出,获得比特币。拥有这些机器的人,被称作矿工。

  2013年,吴忌寒从投行辞职,开始了自己的挖矿之路。那时,嘉楠耘智创始人张楠赓(代号“南瓜张”)正在北航读研究生,利用课余时间研发出了第一台FPGA矿机。

  吴忌寒不甘落后,但是他并不是学技术出身。要研发出更好的矿机,就必须和技术人员合作。这时他遇到了比特大陆的另一位创始人——詹克团。

  詹克团比吴忌寒大7岁,是福建福州人,2001年从山东大学电子信息科学与技术毕业,之后在中国科学院微电子研究所攻读硕士。硕士毕业之后,詹克团曾在清华大学信息技术研究所工作。

  吴忌寒给詹克团写了一封邮件,认真地给他介绍比特币技术。很快,詹克团就入伙了。那时比特币的价格正在回升,吴忌寒希望詹克团在最短时间内,开发出可以高效运行比特币加密算法的ASIC芯片。

  2013年底,詹克团成功研发出了比特大陆第一款S1矿机。这也正好赶上了比特币价格的疯涨,S1矿机被抢购一空。

  比特大陆的第一仗赢了。

  一条绳上的蚂蚱

  矿圈资深人士李明表示,目前比特币还很小众,但和币圈不同,矿圈能够容纳更多的社会资源和资金。

  13年底的牛市,也的确帮助比特大陆完成了第一桶金的积累。

  但行情很快就变了。

  2013年12月,央行等五部委下发《关于防范比特币风险的通知》。2014年初,日本东京的一个虚拟货币交易所遭遇黑客攻击,85万枚比特币失窃,其安全性受到质疑。

  矿场的收入由币价决定,一旦币价腰折,矿场的营收便瞬间折半。矿机的价格也和比特币牢牢挂钩,作为矿机厂商的比特大陆,和比特币是一条绳上的蚂蚱。

  但一开始的熊市却对比特大陆有助力作用。凭借着不断研发,对矿机进行更新换代,比特大陆熬过熊市,并打败了其他的竞争对手。

  2016年,比特大陆推出S9型号的矿机。如今比特大陆所占据的百分之六十的市场份额,很大程度上要归功于这一款矿机。

  除了卖矿机,比特大陆也运营自己的矿场和矿池。如今市面上的矿池中,比特大陆旗下矿池掌握的算力排名第一。

  在2018年底计划上市时,比特大陆披露的招股书显示,2018年前六个月收入约28亿美元,净盈利为10亿美元,其中矿机销售占总营收的94.3%。比特大陆自营挖矿的收入占比逐步下降,从2015年的20%,下降到2018年上半年的3.3%。矿池运营所得也只占总收入1%左右。

  将矿机出售给矿工,才是比特大陆营收的最主要来源。

  但是由于和比特币价格的捆绑,比特大陆不断体验着矿机遭疯抢,到积货无法出售的循环。这种相似的困境一直围绕着比特大陆,最严峻的一次是在2018年。

  2017年,比特币价格疯涨,最高涨到了近2万美元。在这种行情下,所有人都近乎疯狂,大量的资本源源不断地进入这个行业。但紧接着,2018年的熊市让无数的矿场倒下。自S9以后,比特大陆也再未推出过类似畅销的矿机,研发似乎陷入了停滞。

  矿场倒闭,比特大陆也不会好过

  2018年5月,比特大陆的新款矿机受到矿工投诉。机器被指算力不足,矿工质疑比特大陆涉嫌虚假宣传。维权矿工向国家税务稽查总局举报比特大陆偷税漏税。

  2018年下半年,比特大陆港股上市之旅破产。港交所李小加表示,无论是矿机业务,还是人工智能业务,包括比特大陆在内的三家加密货币矿机厂家均不能满足“上市适应性”。

  之后,比特大陆还被传出裁员、清理矿场的消息。

  2018年底,詹克团和吴忌寒同时卸任联席CEO,由产品技术总监王海超担任新任CEO。

  内斗

  尽管詹克团和吴忌寒双双卸任,外界还是将2018年底的职位变动,称为詹克团发起的“政变”。王海超担任新任CEO后,詹克团保留董事长的职务,吴忌寒逐步退出了核心管理圈。

  贫贱夫妻百事哀。之所以如此,是因为他们无法避免互相责怪,都觉得是对方导致了这样的局面。

  吴忌寒和詹克团之间面临的考验更加严峻

  吴忌寒一直被外界视为比特币的忠实信仰者,但在2017年底,他对比特币进行“分叉”,引发了一系列争议。

  简单来说,随着比特币的用户越来越多,众人对比特币未来的发展路径出现了分歧。在吴忌寒的推动下,一款叫比特币现金(BCH)的数字货币从比特币克隆出来,吴忌寒成为了一些人眼中的比特币“叛徒”。

  在2018年底,“澳洲中本聪”又对BCH进行了分叉,导致比特币和BCH价格下跌,比特大陆大量的BCH储备也瞬间贬值。和股市一样,任何让比特币价格下跌的人都可能称为人人喊打的角色。

  而另一面,詹克团的强势行径也让吴忌寒不满。从2016年以来,比特大路的矿机研发陷入了瓶颈期,但詹克团对于AI芯片却十分醉心。2017年底,他发布了比特大陆的AI芯片。尽管业界的评价不高,詹克团热情不减,还去台湾招人扩大人工智能的团队。

  据说在这次“政变”中,詹克团曾拿期权激励威胁比特大陆的管理人员,“公司只允许有一名CEO” ②。吴忌寒当时人在香港,听说此事后连夜赶回北京,和詹克团达成了妥协:他退出管理,詹克团的AI项目进行裁员。

  然而,吴忌寒沉寂不到一年,比特大陆发生了第二次“政变”。这次被赶下台的是詹克团。

  10月29日上午,吴忌寒发布内部信,宣布解除詹克团一切职务,“比特大陆任何员工不得再执行詹克团的指令……对公司经济利益造成损害的,公司将依法追究民事或刑事责任。”

  根据天眼查,目前比特大陆的法人代表为吴忌寒。在历史变更记录中,“政变”前一天企业的法人还是詹克团。

  吴忌寒的这次复出似乎也是民心所向

  从2018年开始,詹克团“疯狂地”迷恋上了华为。他想要模仿华为,改造比特大陆的组织体系,并曾决定从10月30日开始在HR、销售、研发和财务之间进行轮岗。

  吴忌寒赶在前一天发动了政变,并开除了公司现任的HR主管。

  在10月29日的全员大会上,吴忌寒表示:“公司里有人说,我管理业务,他(詹克团)管理技术。我想问,詹和我之间,谁真正热爱技术?詹不爱技术,他爱满足自己的权力欲望;他不爱技术,他爱虚荣。我们没有选择,只能把他赶出公司。”

  吴忌寒视自己的回归是刻不容缓

  虽然比特大陆没有披露最新的财务数据,但我们还是可以从嘉楠耘智的招股书中窥见一二。2019年上半年,嘉楠耘智净收入为2.89亿人民币,同比下降85%。盈利状况也由盈转亏,净亏损达到3.3亿人民币。

  发生这一切时,詹克团正在外出差

  面对“政变”,他毫无招架之力。直到十天后,他才在朋友圈发文,称自己在因公出差、毫不知情的情况下“被更换法定代表人”,被曾经最信任的“兄弟”背后狠狠捅刀,并表示将拿起法律武器,重回比特大陆。③

  12月9日,比特大陆召开了一次特别股东会,詹克团作为大股东也出席了会议。大家期待詹克团的反击。但是会后,吴忌寒依旧是公司的法人,执行董事和经理。

  比特币的未来尚不明晰,比特大陆的纷争也远不会落幕。

  以上是比特大陆上演的成王败寇之战的内容。

声明:文章原作者保留权利。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,不代表比特战纪立场,不构成任何投资建议,请谨慎对待。如需转载,请注明出处:https://www.bitzhanji.com/zixun/btdl1008.html; 如有稿件侵权、失实、错误等问题,请联系处理:734501534@qq.com

  • 全部评论(0
    还没有评论,快来抢沙发吧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