比特战纪 > 区块链资讯 > 烤猫 > 人已不在币圈,但江湖仍有烤猫的传说

人已不在币圈,但江湖仍有烤猫的传说

  烤猫,原名蒋信予。

  虽说比特币是世界的,挖矿可是中国的。中国的矿机业到现在一直占据着链条霸主的地位。

  世界排名前三的数字货币矿机生产商(比特大陆、嘉楠耘智和亿邦科技)都是中国的,占全球大半份额。

  烤猫蒋信予,是矿机业的那座丰碑,是最早把矿机带入这个世界的前辈。

  而这位前辈是80后。

  烤猫履历

  2001年,15岁的蒋信予从湖南邵阳一中考入中科大少年班。

  2009年,获得硕士学位,随后进入中科大-耶鲁高可信软件联合研究中心,攻读计算机博士。

  2011年,接触到比特币,开始全身心投入,后来博士没读完,退学。

  2013年,蒋信予研发成功了ASIC矿机,一度是矿业神话。

  2015年,蒋信予蒸发,至今音讯全无。

  烤猫横空出世

  2011年夏,蒋信予被比特币吸引到。他受过安兰德的无政府主义和个人主义影响,视比特币为完美的法币替代品——不依赖政府发行,不需要信任第三方机构,一群脱离了政府的游民可以靠它来相互交易。

  从那之后,他开始混迹比特币论坛,搜索跟比特币相关的资料。自己就是学计算机的,又有高智商,很快就精通了比特币领域,尤其是挖矿程序。

  2012年6月,美国的蝴蝶实验室(Butterfly Labs)宣布在研发ASIC矿机(即集成电路式矿机)。

  如果研制成功,蝴蝶实验室将会掌控比特币世界超过51%的算力,也就是具备比特币的绝对控制权,这将对比特币世界造成极大的威胁。

  为了制衡蝴蝶,张楠赓(南瓜张,北航集成电路设计专业的学生)和蒋信予,也开始着手ASIC开发。

  2012年7月,蒋信予在比特币官方论坛Bitciontalk上发帖,声称自己可以研发出ASIC矿机,但是钱不够,需要众筹一百万的资金。

  他在论坛用的名字是firedcat,这就是“烤猫”的由来。

  2012年7月18日,烤猫注册成立深圳比特泉信息技术有限公司(Bitfountain)。

  众筹成功之后,烤猫把公司的股份分为40万股,每股0.1个比特币,公开发行16392股,占全部的41%,烤猫持有59%。

  分发的不是代币而是股票,但本质上算是ICO,所以很多人认为是烤猫开了ICO先河。

  2012年8月7日,烤猫公司完成众筹,股票名就是ASICMiner。

  其中有位名股东要重点提下。谢坚(微博@疯狂小强),《超脑帝国》作者。当时他是网络小说写手,在构思小说的时候,接触到比特币,进而了解到烤猫。

  2012年,谢坚用1000多个比特币参与了烤猫众筹,分得11000原始股,成了烤猫公司董事。

  他在后面还会出现。

  烤猫的ASIC矿机问世

  南瓜张早先一步完成了ASIC矿机的研发,这就是世界上第一台ASIC矿机。命名为Avalon(阿瓦隆)。

  首批阿瓦隆单价9200元,在网上预订。当时的预定条款相当严苛:不承诺发货日期,不做销售服务,不接受收货地址更改,不接受退款。即便严苛,仍然有400个预定订单。

  一台Avalon每天可以挖出十个币,当时币价是400块钱一个。这意味着买一台Avalon,基本上两三天就能回本,之后就是白赚钱。

  烤猫研随之研发出第二台ASIC矿机,ASICMiner。

  宣称制造ASIC的蝴蝶实验室还没动静,败在中国两个年轻人脚下。

  从此之后,中国矿机业开启了中原逐鹿的模式,凭借“中国制造”完善的基础设施和生产能力,中国从此成为矿机产业链条无可撼动的霸主。

  而这条路的起点处,刻着两个名字:

  南瓜张、烤猫。

  ASICMiner的全盛

  南瓜张的Avalon是高算力矿机,挖矿效率高。

  烤猫的ASICMiner是低算力矿机,挖矿效率比不过Avalon,不过具备量产性,所以当时买家可以直接拿到现货,而Avalon是期货。

  前期烤猫的重点是挖矿,然后才是出售全网20%算力以外的矿机。

  看2013年第一季度报表,烤猫公司盈利67515个比特币,其中57338个来源于挖矿,买矿机的利润占1/7。

  蝴蝶实验室的ASIC还没问世。Avalon虽然挖矿效率高但是数量少,前三批总共也就1500台。所以当时烤猫矿机的竞争压力不大。

  后来比特币的价格一路猛涨,比特币的价格直接影响矿机的销量。阿瓦隆矿机和烤猫矿机,一度被市场上炒到六位数,仍然供不应求。

  2013年4月,Avalon宣布专注于芯片研发,不再生产矿机,暂时退出矿机市场。

  此时蝴蝶实验室研发出的矿机还没发货。

  这是个空档期,算力一时成了烤猫的天下——烤猫迎来了全盛期。

  烤猫的股票,在当时被认为是币圈里面最值得投资的股票。李笑来曾经说过:

  烤猫的股票是比特币世界里最值得投资的唯一股票,道理特别简单,其他一切芯片生产商和管理者都没有烤猫的脑瓜,人家有详细的精算模型,这是数学的问题。

  到了2013年7月,烤猫矿机公司的虚拟股权从0.1个比特币涨到了五个。加上当时比特币本身的升值,股票收益高达数百倍。

  后来烤猫的合伙人回忆:

  烤猫自己知道每股五个比特币的价格是泡沫,泡沫终将破灭。40万股的股票,按照5个币一个,那就是200万个。当时比特币一共才挖出1000万个,烤猫一家就占全部市值的20%。这显然不合理。

  股票价格的虚高背后是人的热情,人们对烤猫公司抱有无比的信心和信仰。

  那段时间,烤猫的算力一直保持在全网的约1/3,后来还曾因算力过大引发了社区51%攻击的恐慌。后来烤猫把部分算力分发到其它矿池,恐慌平息。

  ASICMiner的衰退

  全盛期来得快,衰退得也快。

  2013年6月,蝴蝶实验室的矿机开始陆续发货。

  7月,Avalon开始给瑞士发货,首单10000张芯片。从7月份到9月份,Avalon总计发货80万张。

  市场上大量新的竞争对手冒出,比如比特大陆的蚂蚁矿机。

  此时烤猫的研发没有及时跟上,二代芯片研发遇到瓶颈。

  在算力迅速膨胀的节点,一步慢步步慢。

  到了2013年10月,烤猫矿机的算力从最初占据全网20%的跌到4%。

  一直到2014年1月,烤猫推出第三代芯片。

  芯片的能耗和成本都很低。不过芯片耐热性不行,容易爆,新品滞销。

  2014年8月,烤猫公司又推出了Tube矿机,但利润率并不高。

  上图,2014年8月南山数字技术园里,烤猫在简易的站台上向与会者讲解电力和算力,为自己的矿机做宣传。

  要知道烤猫从不参加宣传活动,也不爱社交。

  烤猫失联

  矿机销售不理想,芯片研发跟不上,烤猫的股票一跌再跌。

  2014年烤猫公司想翻身,已经很难了。

  他一度把希望寄托在淮安矿场合作上。淮安矿场的占地面积达到2000多平方米,总共有七八千台矿机,预计算力可以超出5P。

  2014年底,烤猫和矿场的合作出现矛盾,投资失败,据称烤猫公司在财务上损失了约7000万。

  后来烤猫还考虑联系瑞典的一家矿场谈合作。

  没多久,烤猫不见了,没有人再联系上过他,包括他家人。

  时间定格在2015年1月25日。

  关于烤猫失联的八卦很多,有的说他在2015年2月16日买了去泰国的往返机票。有的说他去矿场谈判,有去无回。有的说他支持东南亚的反政府组织,可能在秘密活动着。

  传闻很多,未经证实。

  烤猫失联后,他的公司也迅速垮掉。

  2015年2月10号,烤猫公司停止分红。

  疯狂小强被人堵截追问。疯狂小强就是谢坚,前文说过,他是烤猫董事成员。

  2014年烤猫公司从矿机制造转型为专研芯片。同年谢坚创业了Rockminer,和烤猫合作,也就是用烤猫公司的芯片制造矿机。

       寻找烤猫

  2015年3月3日,疯狂小强在微博上发布找人声明。

  AMHash是RockMiner和AsicMiner合作的项目,RM相当于是AM的承销商,负责将算力卖出去,以及AMHash平台建设与完善,负责收币后分红,解答客户的疑问。因为RM当时已经没有资金生产机器,开始走轻资产路线,专门做销售和服务,正好烤猫也有卖云算力的需求,于是这个项目就启动了。关于AMHash的事情,目前最佳的解决方案依然还是等烤猫出现处理此事。

  现在通过法律途径或者上AM公司堵门之类的,基本没有什么意义,要是有效果,我们早就做了。目前最关键的是找到烤猫把分红补上,任何非理性的过激的行为都没有什么意义。

  矿场出现问题后,我们没有及时公布,是有原因的。当时AM还在和矿场谈判,并且还在大规模生产机器,烤猫也说在内蒙和宁夏很快就要部署新算力,这3点多p很快就要补上。也即这件事在当时来说相当于只是小事情,其中空缺的损失AM会补上,对分红并没有任何影响,因为分红是100PPS,只要有币分就没有任何问题,公布消息,还会带来一些不必要的麻烦。

  当时我们手里预留的分红币,只大概到1月10号左右,其他所有都已支付给AM,这些都有支付记录。我们万万没想到的是,烤猫会突然之间联系不上,而AM其他公司的人却不管什么事,甚至大威跟我说他手里没公司钱包访问权,钱包在烤猫手里,一切得等烤猫。

  很多人很着急,一直问AM是不是在跑路,说矿场也撤了。我想说的是跑路怎么跑?AMHash对AM来说并不是一笔很大的资金,我们预算过,支撑到合约结束,估计也只要不到2500btc,谁会为了这个跑路?要跑早就跑了,不会等到现在。难道连家人都不要了?他们家里人也报了案,也是联系不到他,我们现在担心的是他的个人安危。

  AM撤掉某个测试矿场,是为了节省开支,毕竟一个矿场一个月也要好几万的开支,现在没有需求了,自然就撤了。

  关键的问题是,具体烤猫有什么事去了,我也不得而知,估计60%来自私事,40%是公事压力吧,具体要等他回来才知道。

  一切问题都需要等烤猫出现,因为其他人手里现在没钱。

  我们还在和AM的人沟通,包括国外的董事,我们在商量解决办法,请大家再耐心等等。

  3月12日后,疯狂小强再次发文:

  在销售正火爆的时候,我们通过矿池API发现,原先挖矿账户将近5P算力,突然降到了3P。我赶紧联系了烤猫,他的回复是矿场出了点故障,正在维护,很快就会恢复。在一段时间仍未处理好后(与矿场合作方出现了一点矛盾),为了保险起见,我们还是建议停止继续销售,而烤猫也同意了,决定先停一段时间,等新算力上线之后再看。

  在算力停止销售的时间内,我们收到了成百上千封邮件询问新算力销售的时间,原本以为很快就能上线,但是由于后来算力不但没有恢复,甚至最终彻底消失,故而新的算力销售一直没有上线。在被成百上千客户邮件和电话询问继续销售计划的时候,我甚至有一种成就感,畅想着AMHash品牌终于得到市场的认可了,之前的努力没有白费,AM后面可以发展,而RM也可以有新的发展空间了,然后,事实证明这都是幻想。

  算力消失之后,我在第一时间以及后续时间持续跟烤猫沟通,得到的回复始终是,淮安矿场合作出现问题,他们正在想办法,但没有透露任何细节。并且一再强调,他们也在生产新的机器,很快就会在宁夏,江苏等地部署新的算力。后来的情况大家也都知道了,算力一直没有恢复,烤猫也了失去联系,而AM其他人表示这个事情他们不清楚,不愿或者无法承担责任。

  AMHash问题如何处理?对于这个问题,是最近困扰我们的核心问题,很多人(客户,甚至AM)想要RM或者我个人承担起责任,说实话,我们或者我个人都承担不起。

  我这里说回RM,虽然公司在2014年亏损严重,但是RM团队本来还对这个行业有着很大热情,想着再做一番事情,但是AMHash这件事对RM打击实在太大了。我们从AMHash项目上赚了四百多个币以及几万块维护费(其他所有销售收入都已支付到烤猫指定地址,我们有所有记录证明),其中,三百多币加上原先结余的币,用来外部股份收购。剩下的这点钱,我们七八个人团队几个月的时间,过得极其辛苦。说得不好听一点,我们借调了五个人给AM(三个核心成员,两个普通员工),去年最后一个月的工资和年终奖金AM都没有支付(目前已由RM垫付工资)。此外,AM还欠RM部分矿机销售提成(单纯指卖矿机),至于AMHash的维护费更是拖欠了几个月。现在RM已经没有任何多余资金,都是我们团队成员自己凑钱在苦苦维持运营。

  至于我个人,RM项目上我除了内部原始投资以外,对外众筹的时候,我也追加了投资,一个人就占了两个董事席位。而对AM项目更是亏损严重,原本只剩下5000股AMshares,但是后面从股价4BTC时期开始,一直在回购,目前持有AMshares7278股,其中两百多股为帮朋友代持。为了回购这2000多股,我花了3000以上的BTC。而现在,这部分股票似乎有归零的趋势(如果烤猫一直不出现的话)。

  此外,我最不愿意对外公布的是,烤猫目前还借了我个人仅剩的1000BTC没有归还(已逾期好几个月)。

  在AMHash项目上,RM或者我个人没有从中获取任何不当得利,RM或我个人目前都没有义务也没有能力承担任何资金责任,我们能做的,最终只能是等AM愿意处理这个项目的时候,从旁辅助他们理清楚每个投资人该得到多少补偿/分红,辅助他们与客户沟通,但如果AM不做实质性的动作,我们也无能为力。

  我想说的是,这件事注定是比特币历史上一个标志性的时间,不管烤猫最终是否出现,都将标志着个人信誉时代的彻底结束。

  说实话,这件事对我打击非常大,改变了我对很多事情的看法。虽然我和很多认识烤猫的人一样,都相信他会回来,依然不相信烤猫是在主观躲避,但是他消失的客观事实,已经给包括我在内的很多人造成了伤害。

  如果烤猫回来,或者AM愿意正面解决这件事情,RM还是愿意辅助他们将AMHash的所有投资者关系理清楚,将补偿或者分红准确发送到每一个投资者的地址中。

  一切都如梦幻,我的主要比特币生涯,缘起烤猫,似乎最终又将缘止烤猫。

  烤猫回来了

  就在币圈觉得烤猫自此不会再出现的时候。一条烤猫再现的消息在论坛里出现。

  烤猫的2个比特币账户,分别在7月29日和8月4日转出了大量比特币——17597个。

  这是个什么量呢?大概是平日里中国比特币交易所一天的交易量。

  动钱包的是烤猫本人吗?如果是烤猫本人,他在哪里呢?这么长时间在干什么呢?取出比特币的目的是什么呢?

  有人猜,是用比特币去领BCC(Bitcion Cash)。

  BBC是BTC的分叉币,可以凭借BTC数量进行1:1的BCC赠送,一枚BCC的价格当时是4000元。

  有人猜,烤猫应该不是为了换点钱花,应该是想东山再起。

  都是猜测。

  从那之后到现在,烤猫又没了消息。

  烤猫究竟是谁?

  我给烤猫的定义是:不擅抗压的天才技术宅男,无政府主义的理想者。

  烤猫公司的全盛是因为起步早,在Avalon和蝴蝶量产前占领了市场。

  烤猫公司的衰退是因为研发能力没及时跟上,芯片更新迭代的需求迫切,技术壁垒决定了存亡。

  胜王败寇的故事每天有。

  比特币世界到现在还属于蛮荒期,屌丝变富豪,富豪穷得只剩裤衩也见怪不怪。

  问题在于烤猫是个技术宅男,擅长和计算机打交道,而不是人事和社会。

  烤猫一度被推上神坛,为人膜拜,之后的溃败又让神话成空。

  市场竞争是惨烈的,竞争催生危机和恐惧。他不想涅槃,但无力回天,最后选择躲避。

  但无论如何,失联是让人惋惜的。在比特币世界里,没什么比信誉更贵,什么没了都可以再来,信誉没了就真的没了。

  如果烤猫还在,凭借手里的比特币和聪明的脑瓜,今天的币圈他将会占重要的一席。

  只要传奇在、影响力在、技术在,这个世界就需要你。

  在烤猫以往的社交账号上,有科技,战争,智能,外太空和无政府主义。何处存放这些依托,不知烤猫找到没。

  人已不在江湖,但处处有他的传说。以这句话结束他的故事。

  以上是人已不在币圈,但江湖仍有烤猫的传说的内容。期待江湖能再次出现烤猫的身影。

声明:文章原作者保留权利。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,不代表比特战纪立场,不构成任何投资建议,请谨慎对待。如需转载,请注明出处:https://www.bitzhanji.com/zixun/km810.html; 如有稿件侵权、失实、错误等问题,请联系处理:734501534@qq.com

  • 全部评论(0
    还没有评论,快来抢沙发吧!